最新无码中文-第二百六十五章 俩大瓣蒜

作者:伽痞茛糍縻 2020-02-14 22:35:08

标签: 全彩无翼乌之怀孕

最新无码中文

最新无码中文-第二百六十五章 俩大瓣蒜

全彩无翼乌之怀孕 队长媳妇大方,边上“管事”的田花顿时不乐意了:“呦!她婶子,这吃的回头可都得记在我们家丫头账上,你这也不能拿我们家粮食充好人呐。”

江大武还在里面替村里人受苦,田花这么一说边上的人立马不乐意了。一齐的斜眼看向田花,田花竟一点没看出脸色。

田花一直气不顺呢,江小池做东家,张罗事的人是自己才对。一直想开口怼队长媳妇没机会,好不容易逮着这个空档,哪敢嘴软。

队长媳妇听出话外音,这是看自己张罗事不愿意呢。

可郭志友可是跟自己明说了,面上虽是江小池一个人张罗干的蔬菜大棚和鸡棚,自己家也是参股的了。

所以,她现在张罗的就不单是江小池的事,跟自己家的事也没两样。

队长媳妇场面上的人,心情好懒得与田花计较,只嘴角撇撇嘴,低头往灶里添火,哼了一声就不再理田花。

田花不干,这不是被人无视了嘛!

“哎?我说!她婶子你没听到我说话还是怎么的,我们家丫头可是东家,你这手也太松了,就算我家里有金山银山也不禁你这么祸祸啊!”

干活的妇女谁也不傻,起哄的笑两句没一个搭理田花的。这时候张嘴你们家闭嘴你们家丫头,当初分家的时候田花怎么说的,现在大家还没事小声议论呢。

朱大娘因为江小池给自家挖出甜水井,早就自觉靠队往江小池身边站。田花不是过来帮忙,是挑事,朱大娘觉得自己要不说一句半句都对不起自己良心。

朱大娘故意挑刺的扬声道:“队长家的啊,刚才大成子说啥来着,干活的都管饭,那说没说动嘴装大瓣蒜的管不管饭呐?”

满场数嘴装大瓣蒜有俩,“哄”的一下,干活的人都笑开,田花被臊的一阵大红脸。

宋大娘也出了一上午的嘴,忙知趣的蹲在灶坑边上帮添火。田花脸皮厚,想着中午得为家省口粮,这才不情愿的找点零活干。

朱大娘嘴不留德:“知道中午有饭吃,都不是傻子哎!现在手里都有活了啊!”

队长媳妇:“吃都不知道的铁定是傻子。”

田花宋大娘硬着头皮听着,跟没事人似的,这时候要还嘴锅里的饭铁定没法吃了。

此时的县城里。

江小池进城寄信多了心眼,往信筒投了两封信,觉得把宝押在一个地方有点冒险。绕县城又找了两邮箱又分别投了两封。

最后两封信,江小池为了保险起见,又买了信封邮票给王二癞子寄去。信中,江小池把最近甜水村发生的事简要说明,虽然信的周期长点,但最安全不过了。

现在城里的风声肯定很紧,若是被有心人发现,这几封信别说能不能送到领导手里,在摇篮里就被扼杀掉了。

把几封信寄出去,江小池没闲着。蔬菜大棚需要不少塑料薄膜,这对江小池是件头疼事。

自己来回跟供销社打交道,没票少弄点回来还成,要是这么大批量的,自己的面子恐怕是不够的。

想到这,江小池想起牛大爷。只要牛大爷肯帮忙,江小池觉得塑料膜的事几率肯定要比自己误打误撞大些。

江小池拖拉机动静响,正赶上秋收各个村往城里送粮,路上堵马车。江小池怕拖拉机动静把马弄惊了,索性把拖拉机停在一旁,徒步往国营饭店走。

江小池一边走,一边有些发愁,这要是佟玺或者黄大河在身边,塑料膜肯定还会好弄些。

十个大棚需要的塑料膜,按理是不少了,不知道牛大叔的面子能不能继续给力了。

江小池边走边想,脚底没瞅路,“扑通”一下装到一个人身上。对方立的稳稳的纹丝没动,江小池整个人条件反射的差点被弹出去。

江小池正心烦,反咬道:“大道那么宽,你杵这装电线杆子啊!”

“你讲点道理好不好,你两双眼睛按在脸上是摆设?”

说话的是个小男生的声音,不禁有点耳熟不说,江小池觉得还遇到了冤家。

周围路过行人都灰头土脸的,面前的小男生显得格外咋眼。

佟年穿着洁白马海毛针织衫现在江小池面前,阳光又不失几分桀骜的帅气,与这个年代的气息一点也不匹配。刚洗过的头发,任意散落在额前,江小池看着佟年不禁神情恍惚了一下。

初次见面的红袖标应该是把佟年颜值耽误了,今天江小池怎么瞅佟年都觉得挺得劲。

江小池下意识的想:没准宋老二这么打扮也能帅气一下。江小池想玩,不禁心里“呸”了两下,谁不能有两件白衬衫呢,自己多想了。

上次见佟年还是在医院,一恍惚有几个月没见。

江小池不好意思笑了笑:“我有眼不识泰山,大水冲了龙王庙哈!”

佟年剑眉微凛,一字一字吐出三个字:“是——狗——眼!”

江小池尴尬:“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
江小池正为不知道佟玺的事发愁,懒得与佟年拌嘴:“佟叔怎么样,还有我大河哥,想进大院门卫看的紧又不让进。我没有门路,打听一圈一点消息也没有。”

佟年轻抬下眼皮:“我父亲在里面会有人照顾,你不用自找麻烦。”

江小池:“……”高冷人设,回答的也太直白了吧。说把,江小池无趣的拍打身上的灰,尽量缓解尴尬。

佟年不着痕迹的打量江小池,江小池脸上被拖拉机的排气筒熏黑,手腕袖口露出一节白行成显明对比。尤其阳光闪闪发亮的表带,印入佟年眼里格外扎眼。

“急匆匆的,有事?”佟年知道,今天不是江小池城里送菜的日子,最后还是开了口。

江小池想到在街上能遇到佟年也不容易,看四周没人,做贼的把佟年拉到街角不惹人注意的地方。

佟年清高,还很少被人这么拉车,尤其还是女孩子。即便性别上把江小池定为女性,佟年还是有点不自在。

佟年面色有点拘谨:“有事说话,你别当街拉拉扯扯啊!”不自觉的佟年些许有点脸红。

拉拉扯扯?

江小池怎么觉得佟年这句话都有点过。

江小池活了几百年,虽未实战也是老司机,觉得还是小男孩单纯。

妙书屋

伽痞茛糍縻
伽痞茛糍縻 伽痞茛糍縻(最新无码中文)

最新无码中文

最新内容
相关内容